沅江体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NBA

地产大佬吴向东能把平安和华夏的手牢牢攥在一起么

来源: 作者: 2019-11-09 23:42:17

地产大佬吴向东能把平安和华夏的手牢牢攥在一起么

来源 | 雨来财经

还是在猪年的正月里敲定了。

正月十五下午,华夏幸福宣布,吴向东正式加入华夏幸福,任首席执行官(CEO)暨总裁,将全面负责公司业务。

公告称,为了让新团队提高效率,尽快熟习业务并投入工作,未来依托业务发展,华夏幸福将实现南北总部协同办公。

华润置地的吴向东,已传闻四个月的的去向终于肯定。

华夏幸福大变局的重要一子,也落了。

市场满腹狐疑,吴向东为何要趟华夏幸福的“浑水”,后者正面临“生死”变局——

地产大佬吴向东能把平安和华夏的手牢牢攥在一起么

上篇

1、

这是个有关吴向东的故事。

早在去年10月,吴向东便被传出将从华润离职,去向一直在迷雾中。

去年12月4日,有公告称吴向东仍在华润置地担任实行董事。

在华润当天公布的董事会名单上,吴向东排在首位,华润总裁和董事会副主席都位居其后。这个首位挂了一个虚职,市场称,股价需要他来稳定一下。

吴向东是华润老臣,履职25年,现任华润置地执行董事、华润团体助理总经理,曾任华润置地董事会主席。

“万象城”是吴向东的扬名立万之作。2002年,华润中心在深圳罗湖奠基,该项目是深圳有史以来范围最大的综合性商业建筑群,核心是万象城,具体操刀人就是年轻的吴向东。

听说,他这样表态,“一年以后也就是到了明年的这个时候,如果万象城竣不了工、开不了业或真实实现的数字,同现在的预算相比有较大差别,我应该不会再在这里向各位汇报工作。”

万象城自2004年开业至今,一直保持着深圳连续10多年营业额第一的成绩。据数据显示,2017年万象城营业额到达了77亿元,同比增长16%,全国排名第四。

尔后吴向东的事业步步高升,并于2013年代替华润置地原董事会主席王印之职。

然后他迎来了职业生涯的重要拐点。

地产大佬吴向东能把平安和华夏的手牢牢攥在一起么

2、

2014年,吴向东差点迎来牢狱之灾。

4月15日,新华社《经济参考报》首席记者王文志,二度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华润团体董事长宋林,称其“在华润收购山西金业资产进程中存在严重的渎职行动,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流失。”

2014年9月11日,宋林因涉嫌严重违规违纪被调查。2014年11月,吴向东以个人理由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职务。

市场传闻,宋林是华润董事长,吴向东是宋林的心腹。

9月11日,中纪委网站公布了宋林的处理结果——严重违背政治规矩和组织纪律,被给予开除党籍处罚和行政开除处分。

次年,吴向东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他照旧成了下一任领导的骨干。2015年4月,吴向东再度回归华润出任团体助理总经理,分管华润置地并担负履行董事。

这其中的秘密,恐怕不是圈外人所能理解和想象的。

圈内人评论,宋林走过的这条路上,吴向东亦步亦趋,很难让人判断在那个灰色的分岔路口,吴向东是扮演了追随者的角色,还是选择了和老领导背道而驰。

3、

然后吴向东迎来了另一个大拐点,介入宝万之争。在一系列眼花缭乱的现象后面,时间节点是耐人寻味的重要一环。

2105年7月10日,宝能系第一次举牌万科,前海人寿持股比例到达5%,斥资约80亿。

随后宝万斗争升级,在僵持近1年后,吴向东的名字第一次出现在宝万之争的报导中。2016年6月27日,姚振华提出“血洗”万科董事会的议案时,有消息指宝能系已准备好董事会提名人选预案,计划推举吴向东为万科董事长。

又是一个血雨腥风的时刻。2018年4月,万科独立董事刘姝威深夜发文炮轰,质疑“宝能系”收购上市公司的资金来源违规,也将矛头直指华润置地与吴向东。

宝能在短时间动用巨额的银行资金和保险资金,其间一度胜券在握,刘姝威生生捅开这层窗户纸,质疑姚振华背后,是和华润的权钱交易。

刘姝威讲了一件事,2013年,华润在深圳前海买了一个价值109个亿的地块,之后,吴向东恰逢宋林事件,淡出公众视野; 第二年,华润以收益0.03亿元的代价将地卖给了“宝能系”。刘姝威质疑宝能系与华润土地交易之间的万缕联系,一系列联系背后,更是吴向东在操盘。

吴向东在纵横捭阖的资本大戏中,到底扮演了甚么角色,又是外界颇费思量的事情。

下篇

4、

转眼到了2018年10月17日,外界盛传,吴向东将接受平安团体董事长马明哲拜托,接手华夏幸福,一同赴职的还有公司CFO俞健。

一个半月后,俞建离职的消息先行敲定。2018年12月4日晚间,华润置地公告称,公司执行董事,高级副总裁、首席财务官俞建因个人职业发展规划辞任华润置地履行董事以及执行委员会成员。俞建迅速转身,加盟华夏幸福任分管财务及融资等业务的联席总裁。

如果吴向东掌舵华夏幸福,肯定是一块硬骨头。双方将整合出什么样的局面,是外界迫切想知道的。

2018年对华夏幸福来说,确是转折的一年。

连续三年跻身房企销售业绩前10的华夏幸福,排在13位。2018年,华夏幸福1634.77亿元的销售事迹,离年初制定的2100亿元销售目标还差两成多。

这一年,华夏幸福实控人王文学手中握有的61.67%股权,已减少至36.29%,与中国平安手中的25.25%股分之间,已不能承受下一个5.69%的股分转让。

华夏幸福的主营业务大致可分为产业新城园区服务收入和地产开发销售收入。

市场认为,华夏幸福正以“产业新城运营商”的身份开启了全国复制的道路。这个模式的另一面是需要更多的资金沉淀,当赖以支持资金链的河北地区住宅开发项目受到调控限制,华夏幸福便堕入缺钱的阴影中。

5、

资金紧缺已成为迫在眉睫。

到了去年第三季度,华夏幸福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前9个月为421.05亿元,与2017年同期比上涨144.48%;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支付的现金为82.36亿元。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扩大为-111.13亿元。

2018年10月,华夏幸福几近是平价转让环京区域33.93万平方米住宅用地,从万科手中回笼资金32.34亿元。

今年1月31日,中国平安再次增持,“简式权益变动报告”称,华夏控股将把超过42亿元的转让价款,在扣除税费及协议约定的股份质押融资还款后,全部用于向上市公司华夏幸福产业新城业务提供资金支持。

公告显示,当时华夏控股已质押了手中近七成股权。

6、

华夏幸福急度缺钱的时候,中国平安也加快了深度参与华夏幸福的速度。

从2018年7月至今,华夏幸福共向平安转让股权超过25%,获转让价款总计约180亿元。

对平安来讲,股权交易时华夏幸福正处于股价低点,仅考虑财务投资一项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对于华夏幸福来讲,两笔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减缓了公司扩大的资金需求。

华夏幸福创始人王文学很清楚自己最需要甚么。

在平安入股华夏的3个月后,华夏幸福32亿元转让多个子公司环京项目给万科。

华夏幸福的两个动作,表面看来,是典型的融资输血行为,但又不但仅是融资。

固然中国平安也明白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市场分析,平安此次所为,与几年前做碧桂园的二股东,有不同的可能和意义。上一次是财务投资,目前来看算是成功抄底,“赚翻了”。但其参与华夏幸福,远非财务投资那样简单。

7、

所以,市场更加关注,吴向东所掌舵的华夏幸福,下一个航行目标是什么?

市场分析称,关键问题在于,手握南线资源的吴向东,能否助力华夏幸福在“新赛道”寻求增长点?

2018年底,华夏幸福董事长王文学在全员大会上强调,产业新城是华夏幸福的核心业务,绝对不能动摇。但面对环京房价暴跌局势,华夏幸福想要通过“南下”战略,推动产业新城模式异地复制,下落对环京区域的依赖。但其“南下”战略始终缺临门一脚。

吴向东正是华夏幸福南向战略最重要的一环,此前其任职多年的华润置地总部就在深圳。

市场认为,吴向东凭仗在“自己地盘”的资源及影响力,也许顺势破解华夏幸福“南下”的水土不服;而且凭仗其所打造“住宅开发+持有物业+增值服务”商业模式的成功经验,值得业界期许。

华夏幸福的变局已定,后面就要看华夏、平安和吴向东的精彩表现了。

END

雨来财经原创

欢迎转载,请标明出处

联系雨来君请留言

(本文图片素材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

viagra生产日期

西地那非片适合高血压

印度神油简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