沅江体育网

当前位置: 首页 >NBA

去南极做个装X的少数派

来源: 作者: 2019-11-09 18:56:14

如果这辈子一定要装一次X,去南极吧,做一个绝对的少数派。

事实上,当我们讨论旅游消费升级和观念变迁的时候,没有比南极更合适的案例,这里包含梦想、逼格、价格、习惯、观念等等所有因素的相互作用和融合变化,展现给我们一个最真实的行业发展横切面。而这些去南极的人,则成为一个个鲜活的案例,帮助我们洞察上述一切的变化。

去南极做个装X的少数派

跌入人间的南极

樊阿姨这辈子从来没有想象过,有一天,自己能够去南极。

“那是有钱人才能去的地方!”

在她近60年的人生履历中,这个观念坚定而固执。

直到有一天,她儿子将一份宣传彩页递到她面前。

“总价格5万元,您可以去一趟南极,秒杀所有的广场舞小姐妹。”

瞬间,南极跌落神坛,离樊阿姨似乎触手可及。事实上,5万元的价格,也基本上是这位普通北京退休工人,给自己规划的两年旅游基金。

提前预支这笔基金,勾画掉自己旅行清单上的最后一个、也是从来不认为会实现的目的地,樊阿姨心动了,谁还没有一个南极之恋的梦想呢?

然而,真正让樊阿姨下定决心的,却是儿子的最后一句话。比起那些还在追逐廉价跟团游的广场舞小姐妹,这趟旅行绝对能够让她成为小姐妹圈里的风云人物,仅仅是旅行途中的各种见闻,就足够支撑超过一整年的谈资。这种“第一人”的光环所带来的荣耀感和优越感,成为压倒樊阿姨所有犹豫的最后一块石头。

2018年春节,飞猪包船的海德路达午夜阳光号豪华游轮,分四趟运送了2000名中国游客,前往地球的圣地——南极。

这里绝大部分游客,都是和樊阿姨一样,是头一次到来、且此前想都不敢想的新人。

2019年春节,还是飞猪包船的海德路达午夜阳光号豪华游轮。只不过,今年规模扩大到了五趟船期,2500名中国游客。

樊阿姨如愿以偿,成为其中之一。

那些去南极的人们

1000个去南极的中国人,有1000个理由。

然而最根本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到达南极,成为朋友圈里装X的少数派。

在这里,装X并非贬义词,成为少数派是共同的理想。

每个去南极的中国游客,都为这趟旅程赋予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小秘密”、“小心愿”、“小诉求”,与其说是旅行,不如说是朝圣,将自己压在心底的话,告诉那片白色荒原,因为那里,没人能够窥探到自己最软的心底。

性格开朗的樊阿姨从不掩藏最真实的想法,对于自己,这就是一趟“装逼”旅行,她想让所有人知道,自己过得真的很好。

相比较而言,80、90后则是更加矫情的存在,对于装X有着更为感性的理解和内涵。飞猪曾经推出一部《南极不难及》的纪录片,三位中国年轻人的南极之旅似乎高度浓缩了这一代人的诸多困惑和心态。

4A广告公司中层员工王小明用两个月的加班兑换出自己的南极假期,80后的她,在午夜阳光号的一个角落,南极的阳光洒在疲惫的脸庞上,戴着耳机,伴随音乐默默流泪的画面,触动人心。

“我好累。”

一句无头无尾的话,却让每个同龄人似乎在那一刹那,感同身受。此时,不需要更多解释,她就是你。

刚刚离职的姑娘阿烨,前脚从日本回来,后脚又踏上南极行程。很多人羡慕她说走就走的旅行,能吃能造的生活方式。然而,大龄剩女的危机感和面对生活的迷茫才是她不断在路上的真正理由。

“有大多数人就会有少数人,我不介意成为那少数人。”

成为少数人的,又何止是这位姑娘,我们所有人不都是在生活中的某个不被人理解的少数派么?

精英人士舒先生是所有人眼中的成功人士,家境优渥,事业顺利。

“2017年我没有输过。”

然而,同行好友的猝死,让这个30出头的年轻人想要重新思考活着的意义。在南极放肆冰泳的瞬间,或许他在迷茫中逐步开始领悟到什么是真正的生活。

去南极做个装X的少数派

游客画像变迁

每一个去南极的人,都很独特。

这是飞猪南极产品负责人以心的感受。从2012年起第一次接触南极游和那些去南极的人到现在,她目睹了游客画像巧妙变迁的整个过程。

“非富即贵、50岁以上、追求极致。”这是2012年左右,购买南极产品的中国游客的小画像,彼时南极动辄20万+的售价,让这个目的地成为富人的游戏。这个群体更加爱好极限挑战,他们热衷征服南极极点,渴望走向南极无人的深处,就好比自己在商场上的角逐和厮杀,是成功的象征和财富的象征。

然而,随着国人整体经济收入的提升和旅游消费观念升级,曾经的南极主力群体,早已成为那10%的金字塔尖。

“38岁左右、高等教育背景、多元的职业身份、热衷探索。”这是2018年,南极游新游客群体的小画像。这群人有很强的自我意识,喜欢与众不同,渴望活出个性。从这个角度来说,这是一群更加热衷于装X的少数派。

以心首次向劲旅君分享了来自飞猪大数据提供的有趣现象。2019年南极航线,北上广深不再是绝对主力的南极游客来源地,非四大城市的游客占据30%-40%。

“截止目前的报名者,除了澳门、台湾和青海,其他所有省市的游客都有。”以心强调,南极游不再是一线城市的专属产品。

不仅如此,云贵川三省的游客购买套房产品的比例最高。这意味着这三省的游客更倾向于两人以上出行,并不介意花更多钱预订更舒适的游轮房间。

另一个让以心感觉有趣的数据是,2018年春节单人出行、 双人出行和三人以上出行的比例基本上为3:3:3。然而今年从报名单情况反映出新特征,单人出行比例和三人以上出行比例增加了,尤其是单人女性出行更多。

这似乎印证了“孤单是一个人的狂欢,狂欢是一群人的孤单”。

出乎劲旅君意料的另一个数据是,游客购买南极游产品时,从第一次咨询销售人员到最终的付款下单,只有短短四天。

“游客决策周期更短,一方面说明其本身拥有较好的经济条件,另一方面也说明游客高度关注南极游这样的个性化产品,一旦条件成熟,他们会毫不犹豫的出手。”以心如是说。

而所谓的条件成熟,价格的大幅下降就是其中之一。事实上,飞猪作为“搅局者”将南极游价格大幅拉低,直接刺激了一批中产阶层的消费欲望,也彻底改变了南极游的游客画像和客源结构。

旅游消费升级?

南极游的客源变迁正在成为旅游消费升级最典型的一个横切面。这个时代的中国游客更关注旅游的品质和玩法的多元化。

在以心看来,从国内游、东南亚周边游、欧洲游、美洲非洲游再到南极游,中国游客的触角已经伸向越来越远的地方。

“从飞猪推出的南极游产品属性上来说,其实依然只是入门级的产品,只不过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中国游客而言,实现了从无到有,从不可能到可能的转变。”以心表示,毫无疑问,中国游客的追求是在提高。

童海洋对此则感受更深,作为一名资深的飞猪南极游领队,他在2018年南极航线带领超过20名全国各地游客完成了一次南极旅行,发现了很多新变化。

“以往中国游客对于旅途中的二次付费项目更多持谨慎和保守的态度,然而在南极游中却并非如此。”童海洋介绍,南极游会推出部分自费的项目,例如小艇出海拍摄、个人皮划艇项目等。

以小艇出海拍摄为例,单人价格在500美金,原本他认为较高的价格不会吸引游客参与,没想到每次报名都出现爆满的情况,甚至要通过摇号才能争取到一个名额。

童海洋发现,并非所有参与者都是摄影专业人士,大部分游客拿着手机就去了,他们更多是对南极有着浓厚的好奇心,愿意付费获得一次绝无仅有的体验,并不在乎最终能拍摄怎样的照片。

“游轮上安排的各类讲座和活动也经常爆满。”童海洋坦言,在他多年的领队经验中,其实中国人不太对一些集体活动感兴趣,尤其是还存在语言不通的问题。

“但是大部分人会努力借助翻译人员,认真的去了解这些南极的讲座和活动。”童海洋表示,这或许和南极游客良好的教育背景有直接关系,他们希望获得更多不一样的体验,愿意为此耗费精力甚至金钱,这不单单是用一句“来都来了”就能解释的。

也正因如此,2019年飞猪南极航线也加大了船上活动的设置,安排了历史学家、生物学家等各位知名讲师讲解南极奥秘。

去南极做个装X的少数派

从南极游看飞猪的存在

一直以来,旅游业内对于飞猪大张旗鼓推出包括南极游在内的多项Ip产品抱有疑虑。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作为平台,飞猪只需要服务好商家即可,自己动手操办Ip产品并非平台的强项。

事实上,从力推自有Ip产品开始,飞猪的核心目的并不在赚钱,而在于树立一个全新的品牌形象。从此前推出的价格最低至9999元的芬兰极光之旅、特色的俄罗斯米格战机体验游,再到不久前发布的日本九州小火车之旅,无疑不是如此。

“去飞猪,发现一个小众且便宜的海外旅游目的地”,是飞猪自有度假Ip品牌希望传递给消费者的理念,至少从目前来看,这个策略是起效的。

“飞猪希望推出的自有Ip旅游产品,好玩是关键词,品质要高,价格要优。”以心解释,好玩就是要个性,关于一个旅游目的地的各种玩法,消费者都可以从飞猪的平台上找到。

“飞猪或许在旅游产品数量上拼不过其他OTA,但是在丰富度上一定是最高的。”以心笑言,这是由飞猪的淘宝基因所决定的,在这里有各种各样的旅游商家提供足够丰富的旅游产品,例如平常游客接触不到的射击、狩猎等小众玩法,飞猪上都可以找到。

有个有意思的说法,淘宝是购物者最后的倔强,就算是在所有地方、所有渠道都买不到的商品,一定能够在淘宝上找到一个商家。如此看来,飞猪也希望成为旅游者最后的倔强,再意想不到的玩法、线路和旅游产品,总能在这里找到。

以心强调,南极产品就好比飞猪的一面旗帜,希望借助这个Ip,能够让消费者真正了解飞猪的不同和特色,从而形成自己独有的优势。

有业内人士分析,在和OTA的竞争中,飞猪作为商家平台正在逐步明晰自己在市场上的角色,通过自有Ip产品带动更多供应商开发并提供足够多的特色旅游产品,是未来的主要方向,值得业内关注。

购买枸橼酸西地那非

万艾可和伟哥哪个效果好?

枸橼酸西地那非厂家

伟哥多少钱一粒_伟哥多少钱一粒?哪里有卖???

相关推荐